返回首頁
當前位置: 優度網 > 輿情監控 >

“機器人記者”爲媒體轉型“開腦洞”

時間:2015-11-17 11:16來源:未知
  

 有了機器人記者,我們的處境是更好了還是更糟了?是不是每家媒體都需要一個機器人記者?媒體還能從機器人記者身上“嗅”到哪些來自未來的訊號?自打機器人記者出現後,這樣的疑問就沒停止過。爲此,《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》記者采訪了人民日報媒體技術公司總經理葉蓁蓁和前IBM創新工程院院長毛新生。在他們看來,機器人記者的出現是值得業界歡呼而不是擔憂的積極信號。談到新華社的機器人記者“快筆小新”的問世,身爲媒體從業者的葉蓁蓁感到歡欣鼓舞。

 
“機器人記者最大的價值在于,可以使記者從簡單的、重複性的、低價值的工作中解脫出來,從事更有深度、更有思想、更有人文關懷的新聞報道。”在葉蓁蓁看來,凡是能夠被機器人記者所取代的工作,本身對記者而言已經不再重要。“機器人記者還原、暴露了過去媒體那些粗放、低層次的工作,反過來,越來越凸顯具有更高智能的人的價值。真正的專業記者,應該從事更專業化的工作,生産更高品質的內容、更加貼近受衆需求的産品。”毛新生甚至預言,不久的將來,消息這種體裁會在報紙上消失。
 
媒體發稿從技術角度分析指出,機器人寫作一般是由有經驗的記者提供模板,通過抓取數據、套用模板實現內容生産,算法並不複雜,也不是什麽“嚇人”的事兒。隨著數據的累積、算法的提升,機器人記者的寫作能力會越來越強,但這種智能仍然與人的智能有很大不同。
 
“機器人的智能主要是通過數據計算、分析出來的,而人的智能很複雜,他的推理能力、情緒情感、價值判斷和創造性,甚至是某種直覺都可以讓他做出正確、有價值的判斷,而不需要很多數據。”毛新生指出,機器人所能理解的是某種現象,而不是現象背後的意義或者原因,這也是爲什麽機器人無法完成深度報道、深度調查的原因,後者涉及法律、倫理、社會、政治、經濟等方方面面的思考和價值判斷。
 
“機器人在可預見的將來都無法取代高級記者。但它的出現和發展的確可以給新聞工作者帶來更多思考,作爲互補、輔助,可以使媒體運轉得更好。”毛新生說。葉蓁蓁進一步指出,無論對記者還是媒體而言,機器人記者都可以加入。
 
“作爲人工智能的一種應用,新華社引入機器人記者,與其媒體定位匹配度更高。對于那些具備技術實力的媒體而言,應盡早布局。當然,對更多技術研發實力沒那麽強的媒體而言,應始終保持對新技術的‘嗅覺’,運用好這些技術,在服務用戶上下功夫。”葉蓁蓁說。
 
談到機器人記者對媒體轉型的啓示,毛新生認爲有兩個值得關注的方向:一個是成爲微博、微信那樣的超級平台;另一個是像“邏輯思維”一樣成爲某一細分領域的超級內容生産者。前者適用于有實力的大型媒體集團,而更多媒體機構則會成爲後者。
 
毛新生進一步分析,“超級平台”需要龐大的雲計算作爲支撐,在媒體形態上要涵蓋視頻、圖片、文字、流媒體等各種形式,尤其是對它們的意義的理解,並且要有對用戶數據進行管理、處理及實時利用的能力,在此基礎上通過“深度學習”建立相應的業務模式,才能使新聞産品與受衆需求實現更精准的匹配。
 
他強調,數字時代的媒體玩家一定是全數字化的,不僅要成爲發行渠道,還要成爲新聞生産者和消費者聚集的平台。“定位爲‘超級平台’的媒體必須從過去的‘非數字’變成‘數字’,一定要攢數據、攢用戶,特別是把握‘85後’‘90後’等年青一代的所思所想,契合他們的需求。”而在這個“贏者通吃”的時代,更多無法成爲平台的媒體機構,則可以成爲平台的參與者,做一個細分領域“小而美”的生産者。
 
毫無疑問的是,未來的媒體公司至少要成爲一個有科技含量的平台。“無論選擇哪一個方向,首先要改變‘刀耕火種’的傳統模式,如果對互聯網沒有好的認同、融入和擁抱,傳統媒體轉型就無從談起。當然,這對于傳統媒體多年形成的生産方式、組織架構、業務模式等都將帶來巨大挑戰。”毛新生說。在葉蓁蓁看來,機器人記者更重要的意義在于爲媒體轉型“投石問路”。“這是媒體利用大數據,進行信息生成的一種有益嘗試。隨著傳播、投放鏈條的打通,其積累的數據價值要遠遠超過機器人記者本身所發布信息的價值。”不過,機器人記者還處于“試水”階段,所涉及的報道領域和體裁有限,報道本身的吸引力也難以媲美記者作品。用毛新生的話說,機器人記者毫無疑問還是“打雜”的輔助性角色。
 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